德國《星期五》雜志每周主題發表對魏京生的采訪

海外民运只有死扛魏京生一条路。要不然就回国做杨佳。

德國《星期五》雜志每周主題發表對魏京生的采訪

帖子星期五 于 2009年 6月 23日 00:06 星期二

德國《星期五》雜志每周主題發表對魏京生的采訪:
“與20年前相比,中國距離民主更近了”

Der Freitag ·(德國)《星期五》雜志
每周主題 采訪·2009年5月28日 14:20·Sabine Pamperrien


星期五:1989年天安門廣場抗議者的主要素求是從您的文章中獲得激發的。如果您深思一下的話,您感覺如何?

魏京生:我的文章只是激發人們要求民主的許多文章中的一部分。從文章的發展引發抗議和遊行,說明我們的想法獲得了人民的共鳴。這讓人感到振奮,增加了我們的自信心。

星期五:您1979年後就入獄了。你是如何得知北京大屠殺的?對您有什麽觸動?

魏京生:我是在電視上看到大屠殺的。在那短短的兩個月裏,由于中共失去了控制,中國媒體享受了很大的自由。之後所發生的大屠殺證實了我在十年前,即1979年對大家的警告:鄧小平和他的中共黨徒是一些得不到任何約束的專制者。爲了維持他們的統治,會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包括大屠殺。

星期五:如今的中國比20年前是否離民主近了一些?

魏京生: 如果看政府和體制,則距離(實現民主)與過去差不多遙遠。鎮壓的尺度時重時輕,並不能說明專制體制有變化。中共自己反複申明他們沒有根本的改變。只有那些被欺騙或騙人的學者和媒體工作者總是喜歡用微小的變化來證明整個體制已經變了。這種證明方法不符合邏輯。如果我們從社會的覺悟和感覺來看,中國比20年前距離民主近多了。20年前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領袖們也只是要求通過共産黨來實現改革,而現在大多數中國人要求徹底取締一黨專制。人們不僅被號召起來反對幾個共産黨人,而是反對整個中共。這個一個根本的變化。

星期五:中國的年輕人幾乎不知道那次大屠殺。當年的這股抗爭精神是還留下些什麽?

魏京生:很多年輕人不知道這個大屠殺,是因爲共産黨化了很大力氣封鎖這次事件的信息。這本身就說明,當局多麽恐懼當年的這股精神。更令當局恐懼的是,這些年來這股精神似乎已經轉變成無數的反抗與抗議。在抗議運動中,人們對自由的渴望更加強烈,最終將導致一黨專制的垮台。

星期五:海外華人網絡在全世界都很有效果。中國國內的持異見者間是否有聯系?

魏京生:反抗中共的最強勢力是在中國國內,秘密的網絡遍布中國的每一個角落,這也是每年會記錄下十幾萬次反抗事件的真正原因——甚至還得到中國官方統計局的確認。

星期五:鑒于日益增長的社會動亂和對政府機構的攻擊,中國當局是否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這會導致中國走向民主還是走向無政府狀況?

魏京生: 首先,必須破壞舊的政府和體制,這在表面形式上必然會出現無政府狀況。然後在重新恢複社會秩序的過程中,就會建立新的政府和新的秩序。這就是爲什麽西方不支持中國走向民主的真正原因。對西方來說,經濟利益畢竟要高于另一個國家人民的自由。例如,歐洲許多國家的法律規定,只能花錢支持在中國政府控制下的合法項目,支持中共政權,而不把錢用于中國的民主運動,因爲後者會破壞現有的秩序,危害到歐洲人贏利的機會。

星期五:你認爲中國的反對力量有希望聯合起來嗎?

魏京生:當中國出現重大社會危機的時候,大多數反對派會放棄不同意見團結起來。在中國也會像東德安全部檔案解密後所看到的,由于安全部特務在反對派內部的活動,所有反對派聯合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在東德檔案沒有解密之前,誰也拿不出證據,但誰都知道這些分化瓦解活動的存在。

星期五:如何評論有些人對像您這樣的異議人士的指責,認爲你離開中國很久,根本不了解現代中國?

魏京生:這裏可以提出一個反問題:如果有人別有用心地指責您說,您離開你母親太久了,您還不如外人更了解她,您會怎樣評論呢?

星期五:你認爲西方國家足夠了解中國嗎?

魏京生:一方面來說,西方政治家和學者們了解中國。但經常是另一個問題:他們是否去行動?如果是,那他們將做什麽?爲正義而做事與從經濟考量去做事是不一樣的。我們必須擴大我們之間的理解範圍。

星期五:您爲中國的民主運動在全球旅行,您認爲德國對中國人權的支持有異于其它國家?

魏京生:我在西方國家所受到的支持主要來自于民衆。碰到冷漠對待甚至拒絕會談的大都來自政界和商界。在德國,人們對自己權利的關心和對別國人權的關心之間的差距遠大于歐美其他國家。



星期五:紐約時報的William Safire 把您稱爲“中國的曼德拉”。你在中國的監獄裏呆了18年。爲了表彰您爭取民主和人權的勇氣和投身,您在西方獲得了許多重要獎項。在1998年您被中國政府踢出了國門。您是否想過,如果您回中國,中國會如何?



魏京生:這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12年前我剛到美國時經常想:如果西方國家幫助我們建立民主,我們能夠給予什麽回報呢?現在我卻想:西方人幫助共産黨維持統治,將來我能用什麽理由去說服中國人民不要去報複?我希望西方的學者們能幫我想想。當然,這是一個遙遠的問題。

由Sabine Pamperrien采訪

-------------------

德國《星期五》雜志提供被采訪者背景:
魏京生是中國最重要的異議人士之一。在北京之春時期,他就在民主牆上公開了他對民主的要求。爲此他被關押在監獄和勞改場15年。自1997年迄今,現年59歲的他生活在美國。他創立了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OCDC,成爲全世界中國民主運動的聯合會,並創立了魏京生基金會。1998年他與王丹一起獲得了美國國會民主基金會的人權獎。



原文發表于:





(魏京生基金會自德語原文翻譯、修訂並首發。請注明出處:www.WeiJingSheng.org)
星期五
 
帖子: 200

回到 魏京生后援会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