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民主运动改变了世界》-- 魏京生

海外民运只有死扛魏京生一条路。要不然就回国做杨佳。

《中国的民主运动改变了世界》-- 魏京生

帖子魏青团 于 2009年 7月 5日 15:48 星期天

《中国的民主运动改变了世界》
-- 魏京生


1989年的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从中国开始发生。随后传播到整个共产党世界。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国家垮台了,产生了十几个新的民主国家。它改变世界的程度如此之大,以至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一不小心口误竟然说:随着共产主义政权的消失,冷战也结束了。虽然共产党政权的一大半-----中国、北朝鲜、越南等等仍然存在,但这个说法还是显示出世界被从根本上改变了。

这场改变了世界的民主运动,发生于1978年。在十年的时间里,此起彼伏不断酝酿和发展,到1989年时达到了高潮,并且遭到了血腥的镇压。

1978年的秋天,中国共产党陷入了一场激烈的权力斗争。党的领导人们全力以赴地关注着党内斗争,放松了对社会上的压制。越来越多有冤枉无处申冤的人聚集在北京,四处张贴他们的大字报。这些大字报几乎布满了北京的大街小巷。有几处人流比较大的交通要道成为大字报比较集中的地点。靠近天安门的交通要道西单附近的一堵大约200米长的墙,成为大字报最集中的地方。这就是后来被称为西单民主墙的地方。

经过文化大革命,很多年轻人在重新思考中国的社会问题,包括思考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不是需要改变。他们很快就开始利用民主墙来发表自己的看法,交流思想和讨论。正在进行权力争夺的邓小平充分地利用了民间的舆论,击败了对手 -- 集中了所有最高权力的中央主席华国锋。他和华国锋之间的主要争论,就是继续还是改变毛泽东的政治和经济政策。在这个问题上,民主墙的几乎所有年轻人,都站在邓小平的一边。

但是民主墙的很多年轻人的想法,比邓小平走得更远。他们认为必须把中国的政治制度改变成为民主的制度,才能使中国的发展走上正轨。有一部分温和派的想法是改善共产党的制度,以便走向民主。但是没有人认为不需要民主的制度,中国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我的一篇文章《第五个现代化----民主》造成了很大的轰动,成为民主墙青年人的代表作品。人们争相传抄,带到全国各地传播开来。使民主墙成为全国都知道的一个名词,民主也成为人们集中探讨的一个问题。毕竟,没有一党专政的民主,是一个当时大多数人不敢说,甚至不敢想的问题。

正是这种要求多党制民主的倾向,使邓小平和一些共产党人不能容忍。他们的毕生理想和现实利益,都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他们不能允许共产党以外的政治势力存在。特别是这些年轻人受到了人民极大的欢迎,这就更是独裁者们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邓小平在击败自己的党内对手,又攻打越南树立了权威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消灭民主墙。这个过程很快,仅仅用了四、五个月的时间。1979年的三月底,我成为民主墙第一个被逮捕的人。这也是因为我看出了邓小平消灭民主派的企图,写文章提醒大家警惕邓小平成为新的独裁者。文章发表后三天我就被逮捕了。

随后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想使民主墙销声匿迹。但是并不成功。那道墙被封掉了,但是民主墙已经走向了民间,走向了大学,走向了党内。整个80年代,民主运动一波高过一波。不仅知识界,民间和党内的民主要求也不断高涨,使邓小平为首的"只改革经济不改革政治"的保守派逐渐孤立。特别是经济改革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必须依靠政治制度的改革来解决。这就使得以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派,和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守旧派产生了尖锐的矛盾。改革派依靠民间的支持,在党内也逐渐占据了绝对多数。邓小平则依靠他控制军队的优势,勉强地维持着局面。这种形势在1988年冬天开始维持不下去了。

一个名叫方励之的教授。因为鼓吹民主而在全国变得非常知名,也因此遭到了政府的迫害。他和一群北京的著名知识分子在1989年初写信给实际掌握最高权力的邓小平,要求政治改革、要求释放魏京生等政治犯。结果引发了大学校园里的民主浪潮,同时也触发了党内的激烈争论。在一次党的高级会议上,代表改革派的、刚刚下台不久的前总书记胡耀邦,和代表守旧派的、当时的总理李鹏激烈争吵。胡耀邦突发心脏病去世。这件事引起全国一片愤怒的浪潮,学生们涌上街头以纪念胡耀邦的名义抗议游行,并和军警发生激烈的冲突。这进一步促使更多的市民和普通党员涌上街头。爆发了百万人的大游行,持续多日。游行的学生和市民控制了城市,秩序比平时更好。这显示了中国民众素质良好,也说明游行群众单纯的目标:都希望社会有一个良好的改变,而没有人趁火打劫。

在中国人们由于害怕政府的报复,很少有机会交流思想.一旦摆脱了控制,可以在街头交流政治观点的时候,就突然发现大家的看法都差不多。当时的北京人就是这种状况。游行抗议的学生开始以为人们都不反对共产党,以为自己的观点太激进,所以还要打出拥护共产党的旗号。有人根据方励之教授的信,把要求释放魏京生的标语挂在了天安门广场中心的纪念碑上。学生们害怕群众不能接受“反革命分子”,高声叫喊着把它摘下来了。

有三位来自湖南省的青年人,把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用染料污染了。学生们怕被人们误解,他们以为大多数人仍然热爱毛泽东。所以学生们经过开会投票表决,把这三个抓了起来的勇敢的年轻人送交给了警察。即使在天安门事件之后,在营救被捕人员的阶段,学生们仍然认为这三个年轻人的行为过激了,破坏了学生们的计划,不符合"和平里性非暴力"的原则,把他们排除在营救的范围之外,任凭他们在监狱中受折磨。学生们当时还在幻想能够得到党内改革派的合作,能够很快地打倒邓小平,为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扫清道路。之后他们就可以进入政府参与改革的进程了。

但是游行的人民群众并没有停止在温和改良的水平上。游行的人员不但有一般的工人和市民,还包括几乎所有的党政机关。游行的标语口号有温和的改良要求,更多的是要求守旧派下台,甚至要求共产党下台。很多温和派写好标语后,再看看别人的标语,就感到自己的口号过时了。中国人几十年来第一次可以看到别人的真实想法,才发现大家的想法其实差不多,根本不用躲躲闪闪。这种发现,是促使游行的人群情绪越来越高的重要原因。

这种情绪也极大地感染了党内,特别是宣传机构。当时的报纸和电视、广播等等传播媒体,全部操纵在共产党手里,没有一家是真正民间的媒体。但是在当时的社会气氛下,有一些记者编辑开始不顾一切地参与到人民的行动中去,发表反对共产党的言论,特别是同情学生和游行人群的言论。他们周围的人也发现,其实在天天讲假话的同事之间,大家的想法也差不多。只是平时互相讲假话,大家互相都误解了。媒体一旦解放了自己的思想枷锁,就几乎是舆论一致地站在了人民的一边。

按照社会上和党内的形势,邓小平一派只能交出权力彻底下台。但是崇尚武力并且掌握军队的老一代共产党人,不甘心失去一党专政的政权。邓小平在一些早已退休的老军人的支持下,发动军事政变夺取了最高领导权。 同时调集军队开始屠杀聚集在北京街头的市民和学生。支持改革派的学生和市民在街头和坦克、机枪对抗,血流成河。而以赵紫阳为代表的改革派,不敢公开制止血腥的屠杀。他们担心后来在苏联产生的那种结果,担心人民一旦发动起来会推翻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所以他们放任军队在街头屠杀支持他们的人民而毫无作为。

中国的军队不是职业军队。军人一直接受的是"听党的指挥,为人民而战"的教育。要求军人屠杀人民,他们思想和感情上都很难通过。在调集军队镇压人民的过程中,邓小平遇到了极大的障碍。抗命不从和寻找各种理由拖延的人很多。中国军队的第一主力第38集团军的军长徐勤先将军,因为拒不执行带兵屠杀人民的命令,遭到立即撤职并逮捕入狱。当时的军委许多高级将领张爱萍上将、洪学智上将和国防部长秦基伟上将等等多数军人都反对军队屠杀人民,事后也都被解除了职务。但是没有总书记的命令,谁也无法对抗邓小平的权威。

这是邓小平几十年军人生涯中最困难的一次调集军队,甚至他的许多老部下都反对他的决定。大多数军人在被迫进城后,也是枪口朝天拒绝屠杀人民。有些高级军官直接命令他的士兵不得向老百姓开枪。但是仍然有一部分军人执行了命令,机枪和坦克对准了手无寸铁的人民。邓小平胜利了。一场可能改变中国命运的民主运动,在付出了成千上万的生命代价后失败了。但是苏联人民在北京市民的鼓励下,完成了苏联和东欧的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这场血腥的屠杀,使善良的中国人民看清了一个事实:共产党的专制主义本性,使得他们不会主动放弃政权、顺应社会的需求。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进步的最大障碍。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中国了。中国的民主派在新的形势下和人民共同努力。为了建成他们理想中的民主社会。他们仍然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一如既往地以他们的勇气和理智去达到目标。


注:以上文章的意大利原文由意大利的“自由”杂志发表于2009年6月3日。 相关网站链接为:

(魏京生基金会首发中英文。请注明出处:www.WeiJingSheng.org)
魏青团
 
帖子: 200

回到 魏京生后援会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