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关于民权同盟的通信及谈话摘录和改写

609作战办公室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关于民权同盟的通信及谈话摘录和改写

帖子老手 于 2009年 11月 8日 19:18 星期天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民权同盟的通信及谈话摘录和改写


            徐水良

           2009-10-27


       一、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的由来

经过许多年痛苦的教训,我才终于震惊地认识到,狭义民运圈已经是
沦陷区,中共地下势力的线人和特务占了大多数,已经是特务窝。尤
其是海外民运,一开始就是根据中共情报机构“筑巢引鸟、做窝养
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
等方针筑起来的巢,做起来的窝。

中共是采用“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等方针的老手。不说战争年代,
他们依靠其特务力量的有力配合,大败国民党。就是建政以后,50
年代60年代,中共就曾经在浙南山区组建“反共救国军浙南纵
队”,把台湾方面骗得团团转。江华、王芳因此在文革中为此被认定
通蔣介石被打倒。后来又平反,周恩来说王芳是个了不起的公安专
家。文革后王芳出任公安部长。

所以,79民运,中共很熟练地拿起这些武器,几乎把民运全部引入
他们做的巢及窝里。非常有效的控制了民运。很多民运人士自以为无
人知道的会议,结果公安那边都有录音甚至录像。

1982年,他们又把这个经验推广到海外,主动组建海外民运。这是
中共及世界情报史上,又一个经典之作。海外及中国民运,很大程度
上就是败于这个经典之作。

事实上,不光是中共,共产党国家几乎都采取大量渗透反对派的做
法。东欧各国,共产党文件公开后,都发现反对派人士中近60%是
共产党线人。

实际上,任何国家,只要允许国家对某个组织进行渗透,情况往往就
是如此。美国共产党的大多数,也是FBI线人。只是西方有民主制
度结社自由保证,法律不允许任意渗透,所以,其他大多数国家大多
数组织,只要不是黑社会等非法组织,或从事犯罪活动,就不受情报
机构渗透。美国共产党是麦卡锡反共的特例,但这个特例,有效地保
证美国免予共产主义的严重伤害,并使美国共产党小丑化。

通过痛苦经验终于震惊地认识到特务窝这个事实后,采取何种策略,
解决这个问题?以后我又试验了许多种办法。开头是努力组织真民运
真反对派队伍,争取大家一起撤离特务窝。但是,这种努力一次又一
次遭到失败,最后终于认识到,占民运人士多数的中共线人势力,早
已经向真民运人士灌足了迷魂汤,改造了其中很多人的思想,使他们
无法认识这个问题,再加上中共线人势力对我们的极力攻击和抹黑,
要使这些被灌足了迷魂汤又相信抹黑的人接受我们的策略,也是难上
加难。所以,及到2003年,我才终于决定,不顾一切撤离民运圈,
发动无组织、无定形、因而中共无法破坏的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
主要是直接诉诸于全民的觉醒,而不是单纯依靠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
很难形成的组织力量。所以,我联系张国亭、孙丰等朋友,开始宣传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把我们的目的和理念,诉诸于广大
民众和他们的觉醒,以及觉醒后开始的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

到今年,民权运动已经如火如荼,轰轰烈烈,到邓玉娇事件,民主民
权运动的反共抗暴几乎是铺天盖地,与民运圈花瓶民运冷冷清清的
“民主运动”形成鲜明的对照。当我们一组又一组不停发表大量关于
邓玉娇的文章,全力发动和推进这个运动时,一开始,花瓶民运几乎
没有人关心,及到后来,他们才惊奇地发现,原来他们根本不当一回
事的这个事件,竟然成为铺天盖地的反共抗暴运动时,才表现惊慌,
才有少数人开始关注这个问题。

这时,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终于形成马列主义和毛左,自由
主义和权贵,人本主义和民众及其民权运动三足鼎立的状况。彻底撤
离沦陷区特务窝,完全与上述第二股自由主义势力中,表面上的“体
制外自由主义”势力——花瓶民运彻底分离,以全部精力彻底投入民
权运动新战场的时机成熟了。参与组建民权同盟的多数朋友也认识到
筹组的需要。

这就是我们组建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的由来。


         二、筹备组的一个重要目的

         (给一个朋友的信件摘录)

我们都老了,身体都有病。我们这个年纪,又有病,今后也只能做一
点力能所及的事情,不指望起多大作用。但是,能够对中国起一点作
用,还是要尽自己一份力。

估计中国的变化,也就在这几年了。但中共有强大组织,反对派人数
众多,但没有组织。在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也无法形成组织。因
此,双方交战,只能是大量无组织的似乎是“乌合之众”13亿民
众,对付组织强大,经验丰富的中共权贵队伍。在这种情况下,反对
派没有组织,不能依靠组织形成坚强的战斗队伍,怎么办?

我的看法:

第一,我们一定要破除“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这种马列主
义毛泽东思想的传统迷思,走与这种方式完全不同的路。否则,拼命
搞组织,却永远搞不成功,永远无法采取行动,甚至永远陷入无穷无
尽的内斗,徒然浪费精力,怎么办?我虽然从1973年起搞民运,一
开始就认为在共产党极端专制条件下,只能依靠突发事件来实现民
主,并且在1974-75年的文章和信件中,就多次论述这个问题。但
是,组织的力量,实在太强大,有没有组织,天差地别,因此,许多
年中,尤其出国以后,我仍然一再尝试搞组织,然而统统失败。及到
2003年。看看实在不行,才放弃搞组织,开始发行网刊,以发起没
有组织形式的全民民主民权运动为道路,逐步走向全民抗暴、全民起
义、全民革命的目标。

事实上,世界历史上的绝大多数革命,一开始往往是没有政党领导
的,甚至多数还是没有组织,以突发事件形式产生的。“既要革命,
就要有一个革命党”,完全是毛泽东的胡说。

当然,突发事件一旦发生,成熟的革命者,立即就要努力建立组织,
形成强大的组织力量。

第二,带领无组织或者组织水平很低的队伍作战,只能学习古代类似
情况下的作战方式,就是举起一面战旗,让自己组织水平很低的队伍
跟着战旗走,才能形成初步的战斗力,并且依靠人数众多,前赴后继
来取得胜利。

目前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力量,马列和毛左、自由主义和权贵伪精
英,人本主义和广大民众的民权运动,三足鼎立。我们搞中国民权同
盟筹备组,就是举起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旗帜,虽然一开始难以
搞正规组织,形成正规队伍,因为如前所述,在中共极端专制条件
下,没有可能先形成大规模组织,再采取行动。所以,搞民权同盟的
目的,主要是举起民权运动的旗帜,让全国反共民众跟着这个旗帜
走。

当然,有这个旗帜,也不见得起多大决定作用。民众的突发事件,迟
早会推翻共产党的统治。但是,有这个旗帜,至少可以起很大作用,
尤其是减少突发事件中的混乱和损失,特别是可以大大减少无序暴
乱。

形势发展很快,迫切需要举起这个旗帜。希望朋友们能够尽快决定,
参加筹备组。我们老了,我们的努力,基本上是为后一辈作嫁衣裳。
但是,这种努力,尽到我们的心,尽到我们的力,对得住自己的良
心,使我们自己内心中的良心没有遗憾,还是很有意义的。

至于筹备组成员,多数还是以不公开为好。但也需要有几个作公开联
系人。谁公开作联系人,大家讨论决定。工作需要和自己意愿不公开
的,就不公开。每个筹备组成员,无论公开不公开,背后都可以有自
己联系的成员,自己掌握即可,无需大家都知道,以免出事。


        三、我们需要的是扎扎实实的工作

           (谈话摘录和改写)

筹备组公开以前,朋友都认为公开后,我们会受到大规模围攻,但我
却认为不会,因为在组织力量上,我们无比弱小;但是,在理论和意
识形态方面,中共马列主义和毛左,自由主义和权贵,后者包括表面
上“体制外”的花瓶民运,他们全部合起来,把他们的御用文人全部
调动起来,把花瓶民运全部动员起来,也不是我们人本主义阵营的对
手。所以,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冷冻封杀,所有他们控制的媒体,
包括海外中文媒体,报纸、网络、电视、电台(包括中共地下势力发
扬国共内战时期几乎完全控制国统区媒体的经验,控制的西方国家的
电台媒体),全都不报道,彻底封杀。当然,我们也要做他们可能大
规模围攻的准备,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出现这种可能,我们
就赢了。

现在看来,事情完全如我估计的那样,就是冷冻封杀。除了一个历来
上窜下跳,给反对派破坏极大,早已被人揭露了的特务,躲在阴暗的
角落里,在某个不公开的邮件组拼命诬蔑攻击以外,几乎见不到他们
对我们的公开攻击。

但这样也好,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做自己的事情。除了举起人本主义和
民主民权运动的旗帜。我们没有必要做表面文章,搞得轰轰烈烈。我
们不要虚假的东西,我们需要的是扎扎实实。我们的绝大多数成员不
公开,就是为了扎扎实实做好事情,防止危险,而不要虚假的名声。

你一个人成立一个共和国,任总统;搞几个人的全国政府,一出来就
声称有几千万党员,这些做法,表面上轰轰烈烈,实际却是把反对派
小丑化,对比之下,显得中共比反对派理性,表面上是反中共,实际
结果却会帮中共。你去参与这些事,人家就会把你看成疯子、骗子,
或者是为了钓鱼,去钓激进分子。这样的事,我们不能搞。一个人,
以诚信为本,做什么事情,都要诚实守信,堂堂正正,不要把自己小
丑化。

所以,我们只成立民权同盟,并且不是正式成立,而只是成立一个筹
备组。因为这符合我们的事实和力量。

政府,尤其是过渡政府、临时政府这样的实际政府,而不是原来政府
流亡海外成立的流亡政府,或虚拟政府,应该有自己的构成要素,这
就是管辖的领土,人民,各级政府和军队、警察,财政税务等管理机
构,此外还要有信誉,为人民认同。连民国期间的大军阀,有领土,
有军队,往往也不敢自称全国政府。

你争当官,为一个没有意义的虚拟官衔争得不可开交;挖空心思出风
头。这样,你就大大败坏了反对派形象,搞臭了反对派。大家都当笑
话看,你还有什么自己形象,还有什么牺牲精神?


          四、坚决撤离特务窝

民运圈,是个沦陷区,特务窝。我们好不容易撤离出来,弄得满身
伤,千万不要再相信他们。要国内朋友们自己组织自己的队伍,投入
轰轰烈烈的反共抗暴民权运动。与臭名昭著、冷冷清清的沦陷区划清
界限。千万不要再搅到一起。

有人反对筹备组公告中“鉴于狭义民运圈成为沦陷区,狭义民运圈和
它的主体花瓶民运无可奈何地衰落并走向死亡,并越来越成为中国民
主事业的绊脚石”。认为措辞不当。“措词上如能加上‘小部份’或
‘一部份’则较为妥当,以免抹黑全部民运团体。”

也有朋友说提高警惕性是必要的,但不能怀疑一切,特务毕竟是少
数。

这些,其实是过去多少年的陈词滥调。我不认同这些说法,我只讲事
实。东欧,反对派中60%线人特务,十多年前,美国共产党5000
人,大多数是FBI探员。根据过去经验,中国民运大约应该是60-
70%。

又有朋友说,我堂堂之正,正正之气,无惧之有?我见到的反对派和
特务全是这样讲。真反对派,等吃了苦头以后,就不这样讲了。特务
仍然这样讲。但反对派中60%特务,所以三十年来,都讲这些话,
这些话是30年一贯制了。

我是1973年从事民运,从79民运开始形成中国民运全国队伍。在民
运中30多年,非常痛苦地发现,中国民运与东欧一样,特务线人占
了60%左右。(中国可能更多。)中国民运反对派早已经成为特务
窝,成为中共另类组织。我们好不容易突围出来,已经伤痕累累。我
们是亲身教训。说这些话的人有亲身教训吗?如果没有,又不相信我
们亲身经历的,那就只能自己“纳闷”去。也许到沦陷区里面去吃上
10年特务苦头,像我们一样伤痕累累,就明白了。

而把真相告诉老百姓,告诉真反对派,防止大家上当,不是没有必
要,而是非常必要。我们必须坚决与特务窝划清界限。


            五、其他

我们的章程授权国内朋友自行组织民权同盟各种组织,并且建议,为
了安全,这些组织尽可能采取与民权同盟完全不同的中共条件下的合
法名称,这是适合实际情况,为了切切实实做实事非常必要的策略。
在这里,筹备组仅仅保留了民主化以后的最终简化的审核权,这是为
了避免民权同盟各级组织被中共线人控制的必要手段。

对马列毛左和自由主义权贵两大阵营,我们特别强调反对自由主义权
贵阵营。因为他们大抢劫大掠夺的现行罪犯。

几乎从改革开放开始,我就一再强调中国改革必须“以政治改革为先
导”。一再强调:“在现行官僚专制体制下,任何经济改革都会严重
变形,不以改变官僚专制体制为先导去搞经济改革,而是先搞甚至单
纯地搞国营经济的体制改革,其结果”:“必然变成特权官僚化公为
私侵吞公产的又一合法途径”,必然损害民众利益,必然遭到工人和
全国人民的反对,导致这种“改革”的失败。

1997年,在自由主义指导下的中共私有化大抢劫高潮以前,我又一
再强调这些意见,在海外媒体电台发表,并且按南京市公安局的要
求:“你写文章,希望都交给我们一份,我们保证送到最高领导人手
里”,交给公安局一份上送。(参见附件《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
见和呼吁》《中国改革简纲》)。

可是,中共官僚权贵就是一意孤行,坚持大抢劫大掠夺,使中国改革
走进歧路,走入死胡同,造成中国从平均主义迅速变成贫富极度悬
殊,社会极度腐败,环境污染,道德崩溃的现状。

所以,实行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自由主义权贵伪精英,是当前中国
人的主要敌人。
老手
 
帖子: 200

回到 盘古中国农民暴动参谋本部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