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拆北京中共的墙了”-- 魏京生

海外民运只有死扛魏京生一条路。要不然就回国做杨佳。

“该拆北京中共的墙了”-- 魏京生

帖子自由 于 2009年 11月 14日 19:18 星期六

“该拆北京中共的墙了”-- 魏京生

意大利《自由》报编辑注:西方的领袖们正在柏林庆祝新欧洲自由20周年,但中国最知名的持异议人士写道:“我们帮助改变了历史。”中国人民正在遭受着前苏联一样的暴政,但他们的墙还在那里。在“该拆北京中共的墙了”一文中,红色帝国里最著名的持异议人士向西方自由国家呼吁,让我们不要忘了那些生活在没有自由中的人们。
__ __ __

“该拆北京中共的墙了”
-- 魏京生


在柏林墙没有拆掉之前,知道柏林墙的中国人比俄国人多。中国的共产党和苏联东欧的共产党在60年代吵翻了,中国的所有报纸都在找机会痛骂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国家,用放大镜寻找共产党国家的阴暗面。这可能是当时一些媒体工作者可以批评共产党的唯一机会。说中国的阴暗面要进监狱,帮助中共骂苏联则是合法的,包括南斯拉夫的铁托和意大利的陶里亚蒂,都是中国媒体上的大名人。中国人就是那个时候知道了柏林墙。

我工作的单位有一个从来不看报纸的老工人。当我们几个年轻人议论柏林墙的时候,突然插了一句:那不是就像台湾海峡一样吗?大家一听都愣住了:怎么没想到这么恰当的比喻呢。马上有人打趣他说:怪不得把你当反革命下放到农村呢,说得这么清楚你不是反革命谁是呢。笑过之后,大家就开始议论柏林墙和台湾海峡的相同和不同之处。越说越觉得那老头的评论非常准确。而且还加上了38度线和17度线。共产党的制度把这四个民族分成了两半。

共产党的制度是一种反人性的制度。这不但是公认的,而且是共产党自己反复强调的事实。在它上台之前,人们很容易被它的美好承诺所欺骗。但是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人们很快就觉得无法忍受了,反抗随后就会发生。但大多数人没有反抗的勇气,只能选择逃避。在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发生了持续不断的逃亡潮。为了保护自己的劳动力不被吸引到自由世界,柏林墙是共产主义的必需品。

记得上中学时在中国有一本很流行的苏联小说,讲的是边防军如何阻止人们偷越“蒂萨河畔”的边界。看了看地图很不理解:对面也是一个苏联集团的“社会主义国家”呀。长大后才明白:就连东欧国家不同于苏联的那一点点自由,对人也有巨大的吸引力。没有边防军严加防范,苏联也没办法保证它的奴隶不会大量逃亡。自由对人的吸引力,只有失去自由的人理解得最深。

台湾海峡和柏林墙的最大区别,就是不能用几分钟的冒险翻越。一百多公里的海峡,对人的体力来说大大超越了极限,但是仍然不能阻挡逃亡的潮流。有条件驾驶飞机逃亡的人虽然极少极少,中国的军队还是非常小心的控制加油,以保证飞机中的油量不能到达任何“敌对国家”,包括苏联、朝鲜和越南。要阻止自由的吸引力,不得不花费很大的精力。

即使这样,仍然无法完全阻止人们逃离专制统治。香港的狭窄的界河,成为很多年轻人冒险的圣地。开始有人用轮胎当作救生圈偷渡,成功了。很多人就效仿。边防军用打破轮胎的方法阻止逃亡。于是有人就用麻袋装满了乒乓球。边防军只好增加人数,小小的界河成了驻军最密集的地区。还是有人冒险从海上游泳偷渡,很多人因此成了鲨鱼的食物。但是自由的吸引力胜过了鲨鱼的牙齿,海上逃亡几十年都没有停止。这证明了一句中国古代谚语:苛政猛于虎。逃避暴政统治,追求自由是人类的自然倾向。

当柏林墙倒塌的消息传来时,我们中国人正处在一场集体追求自由失败的沮丧之中。中国的学生和市民采取了比涌向西柏林更勇敢的行动,试图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推倒中国的柏林墙。但是在共产党军队的坦克和机枪的屠杀之下,我们失败了。在收拾了同伴的尸体之后,中国人含着眼泪祝福德国和东欧的人民得到了自由。在这片沮丧之中,他们的胜利就像黑暗中的篝火,给了我们希望,给了我们鼓励。很多人在心中默念着一句电影里的台词: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注:以上文章的意大利原文由意大利的“自由”发表于2009年11月10日。 相关网站链接为:
自由
 
帖子: 200

回到 魏京生后援会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