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潮流的转型

海外民运只有死扛魏京生一条路。要不然就回国做杨佳。

时代潮流的转型

帖子魏青团 于 2009年 12月 16日 13:47 星期三

时代潮流的转型


魏京生

不久前,有一位东欧民主派的领袖来看我。他谈到现在的年轻人对民主的话题不感兴趣,不像他们年轻时搞77宪章时有那么高的热情。他准备到大学里去重新宣传民主思想,抵制从俄罗斯伸向东欧的共产主义黑手,或者用他们东欧朋友们的说法,叫做克格勃的黑手。

这支黑手不但在俄罗斯复辟了准共产党政权,也就是类似于现在中共式的专制主义统治;而且对东欧各国的控制和影响在迅速的增长,越来越接近于前苏联的控制和影响力。许多反共的民主派人士越来越感到社会在倒退,共产党并没有被击败,而是转化为新兴资产阶级专政。而且这个新兴资产阶级专政的背后仍然是共产党,列宁斯大林的专制共产主义体制。

我一向认为80年代那场革命并没有成功,西方人高兴得太天真了。二十多年来人们的思想走了一个大圆圈。年轻时的我们——中国的民运人士,和他们——哈维尔、萨哈罗夫那一代的持不同政见者们的思想模式,就是崇拜西方。从思想到政治经济实力,崇拜的都是西方民主的那一套东西——以为西方就是唯一正确的模式,照搬西方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这在当时并不是错误,也是对抗共产主义模式所必需的做法。

但是二十年来的现实给了人们新的启示。西方并没有帮助共产党国家的人民建立和巩固民主的社会体制。他们在欢呼击败了对手,结束了冷战,解决了他们自己的问题以后,最热衷的就是和共产党国家以及前共产党国家的所谓经济合作,大赚其钱。中国民主化的努力;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民主化建设,完全不在他们的关注范围之内。随着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事件;随着布什到奥巴马对中共越来越软弱的政策,人们对西方民主的失望感越过了临界点。甚至一些西方的思想家、政治家们也在思考:西方的民主制度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西方民主制是不是正在衰落?

所以,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中国或者东欧俄罗斯的局部问题了,而是全球性的问题,是民主的社会体制如何发展的问题。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垮台了,并不等于共产主义的专制被消灭了。中国、越南等等共产党国家成功地转型为“全世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的新型专制主义模式。它们正在越来越成功地迫使民主国家屈服;正在成为全世界专制国家的榜样。而旧的西方式的民主却越来越失去它的榜样作用,失去对后进国家的吸引力。

老一代的民主派中的许多人,仍然沉浸在自己年轻时建立的理想中,仍然坚持全盘接受西方式的民主思想和民主体制。但这已经不够了,已经落后于时代了。现在对年轻人重复这些三十年前的先进思想,已经很难让年轻人信服了。现代的电脑网络大大扩展了年轻人的眼界。他们对时代的了解相当充分,不像我们年轻时那样,了解的很少。现在这个时代存在的问题,都在他们关心的范围之内。

我自己和年轻人接触的感想。觉得和年轻人照本宣科地谈论老一套的民主理论,他们往往会嗤之以鼻。他们大多数人早就了解了这些,但他们也了解旧的民主制度出现的问题。他们关心的话题,其实正是这个时代的新鲜的话题。

这个时代的新鲜的话题就是专制主义转型后正在转守为攻,正在崛起。那么民主国家有什么办法对付它呢?民主制度是不是正在衰落呢?民主社会能不能扭转这种衰落的趋势呢?旧的民主体制是否也需要转型呢?等等。和年轻人谈论这些话题,他们往往很有兴趣,很敏感。这恰好说明,年轻人不是没有希望的一代。而恰恰是希望应该寄托在这些年轻人的身上。
魏青团
 
帖子: 200

回到 魏京生后援会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cron